老谢论势:谈谈我们未来五年该怎么走

 

 

    论发展方式转变 再议国进民退

 

    10月15日,国务院新闻办公室举行2018年前三季度央企经济运行情况发布会。据国务院国资委副秘书长、新闻发言人彭华岗介绍,中央企业前三季度累计实现营业收入21.1万亿元,同比增长11%,收入增速已连续四个月超过10%;前三季度累计实现净利润9841.3亿元,同比增长19.2%。三季度数据显示,央企的资产负债率有所下降。9月末央企平均资产负债率为66%,同比下降0.5个百分点,较年初下降0.3个百分点。有55家企业资产负债率比年初有所下降,39家企业降幅超过1个百分点。

 

    发布会上,在回答记者有关“国企会不会大规模兼并或者并购民营企业”的提问时,彭华岗表示,国有资本、国有企业的进和退,都是基于遵循市场经济规律和企业发展规律的市场化行为。国资委始终坚持的原则,就是以市场为导向、以企业为主体,有进有退、有所为有所不为,目的是优化国有资本布局结构,增强国有经济整体功能和效率。有媒体反映国资“抄底”收购民资上市公司,造成“国进民退”现象,事实上,这只是在当前环境下国企和民企的一种正常的市场化行为,是国企和民企互惠共赢的一种市场选择,不存在谁进谁退的问题,更不涉及意识形态。

 

    对此网友纷纷表示难以接受......也许是我们长期以来只谈结果、不论过程的过于官方表述方式,使得民间舆情有太多钻逻辑疏漏的空间。而在老谢看来,有必要解读一下这个所谓“国进民退”的逻辑。进退之间对中国经济发展方向的意义。

 

    自2003-2017年间,中国货币几何式增长开始,民企就靠着出口退税、各类补贴、合理避税和廉价劳动力赚的盆满钵满,但我们并未看到其对产业升级的贡献度。生产设备大多为进口,利润用来产能重复建设,社保往最小的缴,产品低价竞争。富二代们不肯接班,大都觉得做实业累死累活,哪有玩金融收益率高。且出国镀金者比比皆是,能学有所成即插即用式的“硬技术”却少之又少,不少回国之后投入到互联网金融电商行业,干起了金融套利的游戏。这对我们国家的实业发展没有任何意义。

 

    反观国企,在这期间不断壮大主业(有一段时间也有多元经营钻营房地产,自2014年起国资委就要求各级央企逐步剥离房地产业务),很多行业的“大国重器”多来自国企,特别是以重工业制造为排头兵。逐步形成了央企地方国企为主的重工业,地方国企民企组合为轻工业的产业格局。

 

    制造业是立国之本,玩金融没有出路,哪怕是强如美国。华尔街历史上制造了多少金融危机已不甚枚举,导致其制造产业空心化多年,美元霸权的威势在逐渐衰退。前几年的占领华尔街运动,就是美国中产阶级的一次觉醒,特朗普的上台不是偶然因素,而是美国精英阶层对其经济发展方式的一次反思。现在任由特朗普在国际上使劲折腾,在美国国内对其不满的人,大概也就集中在华尔街了,而美国的中产阶层对其支持率是美国自二战罗斯福之后历届总统最高的。

 

    纵观我国改革开放40年的成就,主要是抓住了社会主义初级阶段主要矛盾,也就是1981年十一届六中全会指出的内容。在当时,我国社会的主要矛盾是人民日益增长的物质文化需要同落后的社会生产之间的矛盾。这个主要矛盾,贯穿于我国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的整个过程和社会生活的各个方面,决定了我们的根本任务是集中力量发展社会生产力。在这40年期间,由于大力解放生产力,给了粗放式、野蛮式发展一定的空间,总量是做上去了,目前已经是世界第二大经济体,仅次于美国。但粗放式发展带来的一系列问题,却没有得到很好的解决,且有不断恶化的趋势。

 

    2010年,党的十二五规划提出,建立和谐社会主义,并且提出在今后相当长一段时间内,要努力平衡人民过快增长的物质文化需求与社会生产之间的关系。2017年,习近平同志在十九大报告中强调,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进入新时代,我国社会主要矛盾已经转化为人民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要和不平衡不充分的发展之间的矛盾。这是一次对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主要矛盾的新的定义,从此之后将会给社会经济带来一系列的重大变化。

 

   这一系列的变化包括,需要民营企业在发展过程中适应社会主要矛盾的变化,抓住产业升级的契机和脉络,走适合自己顺应时代潮流变化的发展方式。而不是一味地跑马圈地,空手套白狼,写PPT讲故事,忽悠式重组,重金融套利、轻实业苦干。

 

    习近平同志在“万企帮万村”的回信中,高度支持民营企业发展,认为这是党中央的一贯方针,这一点丝毫不会动摇。希望广大民营企业家把握时代大势,坚定发展信心,心无旁骛创新创造,踏踏实实办好企业,合力开创民营经济更加美好的明天,为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作出新的更大贡献。

 

    可见国家对民营经济只会大力支持不会弱化,“把握时代大势”这个大势就是社会主要矛盾的变化,“心无旁骛创新创造,踏踏实实办好企业”这个创新创造,踏踏实实就是不要玩虚的,真正去干点实业,搞点硬技术创新,玩金融没前途

 

    灰犀牛、明斯基时刻和中等收入陷阱

 

    其实从去年开始,从政策层面就开始对金融行业进行大调整。P2P互联网金融进入寒冬期、资管新规落地、股市一落千丈......这其中的逻辑值得玩味!长期以来金融行业的投资收益率远远高于制造业,使得市场主体开始“脱实向虚”。加上制造业原地踏步,而人口红利的下滑和用人成本的高企,更使得制造业举步维艰。利润空间一再被压缩,负债率却越来越高。

 

    中国未来要面对的问题复杂而又多变,短期来看是要防灰犀牛,中期是要防止范明斯基时刻,长期来看是要解决中等收入陷阱。“灰犀牛”指那些经常被提示却没有得到充分重视的大概率风险事件;“明斯基时刻”主要指在经过一段时期的经济平稳发展,负债不断提高难以持续,债务风险忽然爆发的资产价值崩溃时刻,即市场繁荣与衰退之间的转折点。“中等收入陷阱”是一个国家发展到中等收入阶段(人均国内生产总值3000美元左右)后,可能出现两种结果:1.持续发展,逐渐成为发达国家。2.出现贫富悬殊、环境恶化甚至社会动荡等问题,导致经济发展徘徊不前。后一种结果称走入了中等收入陷阱。

 

    中国经济当前最大的三个“灰犀牛”分别是房地产泡沫、“货币贬值、资本外流”带来的风险动荡以及银行不良资产增加。中国金融领域的“灰犀牛”隐患主要有房地产市场泡沫、企业债务、资本市场异动、影子银行和新金融产品。因此近些年针对房地产泡沫的口径从“遏制房价过快上涨”变成了“遏制房价上涨”;企业债方面,实行债转股,允许城头债破产;对资本市场高企的杠杆不断施压;银子银行则用资管新规约束;对金融产品套利行为,部分P2P部分互联网企业以普惠金融为名,行庞氏骗局予以坚决打击!宁可错杀一千不可放过一个。所以说,玩金融玩砸了自然覆水难收,玩的太好也会引火烧身。如今这一时期,金融行业是被重点“关照”的对象。

 

    从政策施展短线方向上看,谨防国内出现“灰犀牛”是目前的重中之重。然而,灰犀牛可控,但防范明斯基时刻更艰难。中国经济通过这十几年的高速发展,犹如一列高速行驶的火车,若突然让其停止,就会发生出轨事件,经济就会瞬间崩溃。防范明斯基时刻,就是要让火车的速度降下来,把经济增速降下来,未来寻求一个降低负债和少加杠杆的经济发展模式。之前经济高速发展除了充分利用人口红利之外,金融高杠杆率和政企高负债率也是一个主要因素。今天要把这个负债率和杠杆率降下来,就必然要动金融行业、涉金融行业的奶酪,对一切负债经营、加杠杆的模式予以严控和制止。在实行的过程中难免会出现矫枉过正、怨声载道的情况,“一放就乱、一管就死”并非绝对,但也普遍反映了市场对此政策上调整的不适应。但既然改革到了这份上,已无路可退,只能去适应这一系列的变化。

 

    未来五年,防范“灰犀牛”和“明斯基时刻”是政策的主要运作逻辑,在此基础之上,一个更加长远的规划将会逐步推进,那就是怎么把中国带出“中等收入陷阱”,从发展中国家正真转变成发达国家。人民论坛杂志曾在征求50位国内知名专家意见的基础上,列出了“中等收入陷阱”国家的十个方面的特征,包括经济增长回落或停滞、民主乱象、贫富分化、腐败多发、过度城市化、社会公共服务短缺、就业困难、社会动荡、信仰缺失、金融体系脆弱等。而“中等收入陷阱”发生的原因主要就是低端制造业转型失败,低端制造业可以带来中等收入,但是伴随而来的污染,低质低价,都是恶性循环。低端制造改高端制造,是完全靠高科技解决,而高科技不是几十年能追赶的

 

    未来10年、甚至20年,中国可持续发展目标就是走出“中等收入陷阱”。当前供给侧改革是一个为走出陷阱的铺垫,但并不能一劳永逸的解决这一矛盾。从低端制造迈向高端制造,除了引进吸收之外,还得有自己的创造和迭代更新,组合模仿只能糊弄一时。核心技术掌握在别人手中,则永远走不出陷阱。“中兴事件”给我们敲响了警钟,而特朗普团队打算全面取消中国留学生签证的消息则从侧面印证了美国的司马昭之心,把中国弄成拉美化。这就逼着我们自己得搞原创,特别是一些“硬科技”的东西。电商、金融等对未来的国运毫无帮助,更何况目前电商的逻辑又让消费降级。当需求品质降级,生产品质又如何升级?这一恶性循环是不利于中国未来走出“中等收入陷阱”的。

 

    未来发展还得靠央企

 

    因此老谢判断,从更长远的角度看,电子商务模式对制造业降成本、打通物流和库存流转有一定的帮助,但对制造业转型和升级贡献作用较小,今后政策方面可能不会再加大力度继续扶持。纵观欧美发达国家,电商从来都不是经济主流基石,发达的制造业才是一个国家核心资产。德国和日本能迅速从二战失败的阴影中走出来,靠的就是其强大的工业基础,而从来就不是什么电商。没有一个发达国家的企业可以长期依靠资本补贴、销售廉价商品、打政策擦边球生存下来。中国要想突破“中等收入陷阱”,除了体制机制上需要更灵活之外,在基础教育和产学研一体化的投入方面需要更上一层楼。扶持电商是一个短期来看可以解决目前产业在供需矛盾方面的问题,但从长远看电商对制造业升级毫无用处。今后制造业大练内功主要还是得看国企,然后才是民企方面的补充,外企则是来赚钱的,他们是不会关心中国产业是否发展健康的。

 

    从更长远的角度去观察,像华为、海尔这样的民营企业毕竟是凤毛麟角,未来中国与全球经济则是中国的中央企业和外资巨头们的对决。而像BATJ这样的互联网企业若不改变今天的现状,那么未来在国际竞赛中将不会有太大的竞争力。(一家之言,仅供参考)

非常棒 不错哦 还行吧 一般般 我不同意你的观点
相关文章
行业要闻
热点文章